成岩

帘外芭蕉 门环铜绿

我哭辽 我的启副时隔多年还是这么虐这么带感

我心中的启副 他们之间永远没有双箭头 只有上下级关系 只有绝对服从 只有单方面憧憬


不管在什么人面前 他永远把张启山放在第一位 所以他说军法处置就军法处置

张日山不会为自己辩解

只会在子弹来临之前闭上眼睛


“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

张启山对他的心智是绝对占领


他一向都没表情 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会开心 眼睛会放出光 会露出一点点小孩子脾气 而不是礼貌的微笑和刻意维持起来的气势


就在这幻觉中见一面

两句话 惊喜 慌乱 失神 

他这辈子对待别人全是平淡如水 

除此之外

所有情绪都用在张启山身上了吧

评论(7)

热度(30)